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科幻·灵异 > 与世隔绝的理想乡
听书 - 与世隔绝的理想乡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四十六.第四终章

莲飒 / 2020-05-20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    这是场不公平的审判。

    “呐,为什么说它是不公平的审判?”花枝招展的面具问。

    “维护公平的工具是什么?”在它对面的刻板严肃的面具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我又不参加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考试?这个国家有考试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吗?没有吗?怎么可能。我已经看到不止一个有关考试的回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你值的是学校考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指的什么考试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那个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?”

    “让人可以戴上徽章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幼儿园老师?还是骑行俱乐部?或者旅游团?”

    “红星可以被称为徽章么?帽子可以被称为徽章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有哪本法律里写了不能吗?哦。我明白了。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就是那个。戴上之后群众就会不自觉避让与尊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个不是堆在地下室的垃圾堆吗?一枚一元、百枚五十元从工厂拎过来的地摊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别人又看不见警局的地下室。他们只能看见上级用它表示对新人的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像给家养的狗扔了块骨头一样。狗高兴吗?”



    “真可怜。它的价值甚至比不上俱乐部为会员定制的小卡片。它的所有者没有发现吗?如果服兵役的小兵没有能耐,总会有识货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发现了。但他们将此当做廉洁的证据。他们对有异议的新人说,徽章只是一种象征,真正的徽章在你们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非常耳熟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耳熟吧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许多大企业的老板都会用此当做无往不利的谈判技巧,尤其是对刚毕业的学生而言。一句话就抢走了他们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对真心付出的人想必是宛如世界毁灭的大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他们那么努力想通过的考试根本不存在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清楚,考试到底值的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。我也没想过你会提的是幻想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它们齐齐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考试根本不存在,他们发放警徽的标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首先,是家室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是利益。再然后,就是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脸?”

    “一张看着就光明伟正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维护正义的心呢?”



    “不是在腔里嘛。”

    “心能衡量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青期有300-400克哦。”



    “心不就是心脏吗?啊哈哈哈哈哈哈哈。所以这就是杨怀朔觉得警局无可救药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他的徽章可是自己跑到地下室翻出来戴上的。在十四岁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受到惩罚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有。毕竟是只值一元的东西啊。不,是五毛吧?他们不仅亲手给他戴上,还请他吃了一顿豪华大餐。他们说,以后你就是警察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哇哦。真荒谬真荒谬。这就是真实?”

    “是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世界有恶魔的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哦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什么用别的世界的规则用到此世呢?他们是人类的世界,而我们是恶魔的世界。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个世界已经被恶魔统治了?”

    “显而易见。恶魔占有着人类的生命、荣誉、思想还有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其实该叫恶魔资本家?”

    “不错的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那杨苏棣是怎么回事?他为什么没被占有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有一个好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?这似乎跟我的印象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们关系的印象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心累的老头和不孝顺的孙子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,完全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花枝招展的面具裂开了嘴。

    “况刚好相反。你以为是爷爷保护孙子,真实是孙子在保护爷爷。”



    “因为杨怀朔就是恶魔啊。因为是恶魔的爷爷,才没有被占有。因为是恶魔的爷爷,才有机会登上法庭——以活着的姿态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才是不公平之处啊。”

    刻板严肃的面具眯着眼睛,“不然你以为不公平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全法庭在迫害我之类的?拿出伪造的证据,或是随便找个诸如以权谋私的理由判他有罪?”

    “那种理由连记录的必要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哎?那不是被明明确确被写成‘重罪’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的法律怎么可能对恶魔的亲属奏效?”

    “恶魔没有法律?”

    “恶魔只有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场法庭就是比拼力量的场所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谁活到最后谁就是胜者,谁就有权制定法律。”

    “人民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连门都进不来的尸骸?”

    “啊。抱歉抱歉,我完全忘记他们已经死了。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,以前人类明明战胜过灾厄时代。”

    “恶魔也是会吸取教训的。人类窃取了恶魔的力量,恶魔也能占有人类的智慧。在又一次取得上风后,人体实验就被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理所当然的吧,毕竟是人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也阻断了医学前进的路。令他们连阿斯蒙蒂斯都打不过。人类造出来的东西最终毁灭了他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果然还是恶魔的国度。那杨苏棣会被无罪释放么?他不是恶魔的爷爷?杨怀朔只要多跑几圈,他的爷爷就会被无罪释放了?”

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此可谓恶魔之间的对决。啊嘞?此处不是法庭?马上进行的不是审判?”

    “是哦。这就是恶魔的法庭。这就是恶魔的审判。法律规则完全没有必要,必要的只有力量。”

    花枝招展的面具第一次露出慎重的表,“但是,力量也是难以用天平衡量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谁更强?谁会赢?谁会活到最后?”

    “在死神下达判决之前,我们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们的、我的、恶魔们的命运也被神明占有着。”

    面具一同崩碎,真实法庭开庭。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言情小说,小说下载网txt,小说下载网站,小说阅读网下载(yanqingxiaoshuo.red) 手机版:m.yanqingxiaoshuo.red】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