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
听书 -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六百九十三章家书

唐晓非 / 2020-05-21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    陆游道:“如何个攻心为上”

    赵昚则道:“燕云副都统解潜是一个忠君爱国之人,我小从北方逃到东京的人说,那里很多人是受到辽王的蒙蔽,所以,我们要拉一派,打一派。”

    陆游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道:“现在该如何做,你来说说”

    陆游对赵昚却是非常信任的,这两人一见如故,陆游是提笔能写诗,上马能杀敌的儒将,大宋军中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赵昚是东京大学有名的学霸,自从他进入东京大学,老师们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。

    赵昚双目有神光,道:“且让某先去会会解都统。”

    陆游却是不同意了:“元永,这战场可非你的考场,不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莫急,我之前与辽王关系甚好,即便被擒住,辽王也不会拿我怎样,若是我们要改变眼前局面,必须要将解都统争取到我们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陆游思虑再三道:“好,我挑几个身手好的与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陆游大喝一声,军中出列了几个身形精瘦的青年人,各个身强力壮,英姿勃发。

    “你们务必要保证他的平安”

    “陆帅请放心,末将即便是豁了命,也不会让赵官人掉一根头发”

    赵昚便领着大约十来人向前面赶去。

    时值傍晚,夕阳西下,河北的平原上,原本应该是青芒勃发的季节,却看不见农民的踪影。

    再一次南迁的河北人,重演十五年前的悲剧,他们丢弃了家里的良田,背井离乡,有的进入东京寻找工作,有的去更加富裕的南方,想在那里安家。

    在路边,偶尔也能看到正在哭泣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这多年来的积蓄,都毁于一旦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场景,赵昚也是一肚子心酸。

    赵谌啊赵谌,我一离开你,你就范了如此大的错,你有何颜面去面对天下人

    赵昚心中竟然有些悲愤交加,悲自己之前付出那么多努力,却改变不了赵谌,愤赵谌之所为,耗天下之财,戮天下之民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不仅大笑起来,笑得甚是悲凉,笑自己年少轻狂。

    众人不知他在笑什么,但却从他的眼角看到了眼泪。

    太阳垂落在地平线,将影子拉得长长的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条黑色的长线,正在夕阳下移动。

    那是燕云最精锐的军团之一拱圣军,当年跟随圣武皇帝北伐,就是从这里一路北上,在河东路,与金军血战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宋军军备废弛,但河东路的无数人护家心切。

    那是用血肉铸成了长城来守护家园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值得骄傲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解帅,前方有一小队人马正在靠近,是御林卫。”

    解潜那里千里望,便看到了赵昚。

    他并未见过赵昚,第一次见便感慨道:“此子英姿勃发,不知是哪家的小官人。”

    “解帅,要动手吗”

    “不必,想来是陆游派人来说降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却传来了另一道声音:“怎么回事,解帅,有敌人来,为何不动手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大约四十几岁,穿着一身军装显示竟然是少将的头衔,比解潜还要高一级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军职却是军都指挥使,比起解潜的都统职位是要低的。

    此人名为卢信,之前是河北卢家的一个富商,搞笑的是,河北沦陷后,这位富商摇身一变,竟然被封为少将军衔,加中山侯爵位,又给了军都指挥使的军职。

    此君对行军打仗那是一窍不通,但利用军队赚钱,却是妥妥当当,上任了几个月,在军中推销他的商品,是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解潜却并未理会他,而是命大军停止行军。

    赵昚带着人前来,隔着老远就喊道:“某是陆帅的参军,姓赵名昚,有要事见解都统。”

    “姓赵”解潜微微一怔,赵是国姓,怎么从未听过此人。

    他对旁边的副官道:“让他们过来,所有人不准动手。”

    那副官道:“过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赵昚胆子也是大,带着十来人便过了去。

    他立刻就看到那个穿着都统军服的中年男子,作揖道:“赵昚见过解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黄口小儿,也敢过来送死,东京是真无人了么”一边的卢信大笑道。

    他的一些亲信也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但解潜却未笑,他更加惊奇地看着赵昚,此子才十几岁,竟然敢带着十个御林卫就来见自己,不知是人傻,还是有胆量,且听听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事”

    “我有书信一封要交与解都统。”



    “正是”

    赵昚将怀中书信取了出来,亲自上前,那些个拱圣军的战士各个神色冷漠,手持长刀,有人还想故意吓唬吓唬这个小屁孩,但赵昚却是面色淡然:“解都统看了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解潜更是惊奇,一般人面对这样的场景,不说吓得从马上摔下来,至少说话都颤颤惊惊。

    但这小子,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。

    解潜接过信,想来是东京城某位相公写来的。

    但他一打开,竟然看到了熟悉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父翁大人,一别又是一年,儿一切皆好,不敢忘记父翁大人的教诲,每日勤学,儿虽为古代女孩子在父母面前自称儿女儿身,却也想有朝一日,如父翁大人一般国家卫国,然听闻父翁大人于燕云诸城,降叛逆,十万将士齐卸甲,更无一人是男儿母闻之而痛哭三天三夜,已于悲痛中离别人世,督察院欲立案侦查,大相公出面方保儿平安。自小父翁大人教诲儿要忠君爱国,然此时山河欲倾,父翁大人为何助纣为虐,儿想不通,想不通”

    最后的字迹,已经是扭曲、潦草,看得出,执笔之人内心焦虑难安,情绪悲愤,在末尾,竟然有血迹。

    解潜心中大痛,道:“吾儿现在在何处”

    “她暂且无恙,只是忧思成疾,前段时间,每日都要问我,为何都的父翁大人要投降叛王”

    解潜心如刀绞,他就这么一个女儿,现在在东京大学读书。

    “解都统,人生最大的悲痛,是信念的崩塌。”

    解潜道:“但作为一方军帅,亦要保一方百姓平安。”

    赵昚从他这句话中感受到了万般无奈。

    赵昚顿了顿,问道:“燕云百姓现在平安了吗”

    赵昚早就得知消息,燕云的沦陷,是燕云都统韩勋打开了居庸关,放李崇光进来的。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言情小说,小说下载网txt,小说下载网站,小说阅读网下载(yanqingxiaoshuo.red) 手机版:m.yanqingxiaoshuo.red】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